主页 > 魔域截图 > > 诉不尽支付骗局
发布时间:2018-11-04 03:49???已有 人次浏览???
 

  这么多消费者的的经济损失将由谁来弥补?谁来维护他们的权益?这是那些血汗钱被骗的人渴望回答却没人回答的问题。涉及支付欺诈的消费者在维权时,往往像皮球被各相关机构或责任人踢来踢去,想讨回公道,太难。诚信和正义感,似乎已像北京的新鲜空气一样稀少。

  2011年,电子商务持续快速发展,带动了第三方支付产业的增长速度。根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根据iResearch艾瑞咨询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支付行业互联网支付业务交易规模达到22038亿元,同比增长118.1%,其中,第四季度交易规模达到7667亿元。

  网购普及让消费者日常生活变的更简便,然而与此同时网络欺诈问题的存在也给蓬勃发展的网购市场带了冲击。2011年,网络欺诈事件依然频频发生,严重损害了广大消费者的权益。

  而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互联网的交易欺诈事件多发生在交易支付环节,给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安全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第三方支付系统是网络交易中的一个核心环节,它在为网络交易提供安全保障的职能同时,自身也屡屡为不法分子所利用,充当了“钓鱼”的工具。

  中国反钓鱼网站联盟日前公布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上半年联盟累计认定并处理钓鱼网站 18782 个,同比暴增 628%。从钓鱼网站的仿冒对象来看,网购、团购、银行、证券、媒体、即时通讯以及知名企业等等,都纷纷成为不法分子制作钓鱼网站仿冒的对象,涉及旅游、票务、酒店、景点、网游、购物、网游等更是成为钓鱼网站集中诈骗领域。而无论是网络钓鱼还是其他网络欺诈,大多将欺诈行为置于在线支付环节。

  以国内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为例,由于其自身漏洞、放任或不作为,就屡屡发生消费者权益受损的案例。

  淘宝用户小萧向记者讲述了他的受骗经历:为了购买灶具,小萧给支付宝充值冲了600元,银行显示扣款成功,但支付宝里面却没有收到钱,打电话问支付宝客服,原来是由于在之前浏览商品信息过程中不小心中了木马,这笔钱被淘宝的合作商家网龙公司旗下的91充值平台给截走了。通过银行的电子回单,小萧看到其支付的钱是支付到了支付宝上。小萧很疑惑,支付宝付款不是需要客户输入确认密码的吗?而客服的回答是:91充值平台是支付宝合作商家,可以即时到帐,不需要支付宝客户输入支付密码。

  据悉,支付宝与网龙公司及一些虚拟物品供应商是合作伙伴关系,提供无需支付宝客户确认,即时划款到帐。不法分子利用这一漏洞,制作木马病毒,用户电脑重毒后,给支付宝充值时,钱通过支付宝平台直接划到了网龙公司的一些游戏账户,然后用于购买游戏币,最后低价转卖给众玩家谋利。

  网龙公司此前曾回应称,自己也是被利用、是受害者。但是,由于要求被骗者提供(很难办到的)协查函,使得众多被骗者的钱最后并没有得到返还。而且,不明白的是,这类被骗现象在网龙其实长时间存在,为何迟迟没有补救措施来解决?另根据法律规定,网龙公司在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时,必须保证用户使用有效的身份证件进行注册,并绑定与注册信息一致的银行账户。但实际上,网龙公司并没有严格进行规范,助长了很多钓鱼账户的存在。

  其实之前2010年已经有数百人被骗,有的用户被骗几万甚至达10多万,而且已经向支付宝投诉,反应不法分子通过木马病毒利用骗,但支付宝都没有认真处理、及时进行维护或暂时断开的即时到账业务。结果是,越来越多的人还在继续被骗。像小萧一样被骗的用户在网上组建了众多QQ群,希望团结起来维权,讨个说法。

  小萧气愤地向记者表示:支付宝没有我的密码确认,就把我的钱转给了他们的合作商家,是不是合作诈骗,是不是有帮凶嫌疑?如果所有支付宝上的钱支付前都经过用户支付密码确认,就不会被骗。客户的钱是从银行网银、密码确认、支付宝最后到网龙游戏账户,这是不是支付宝的漏洞?

  支付宝为与其有合作关系的客户提供即时到账,但作为第三方交易平台未经用户确认把账户资金即时划款到其他网站,极易被木马利用来行骗,这个问题已经存在好几年了,支付宝却没有去理会这漏洞,不将这个交易漏洞弥补,使得更多人上当受骗。

  这么多消费者的的经济损失将有谁来弥补?谁来维护他们的权益?这是记者思考的问题,更是那些血汗钱被骗的人在一个个不眠之夜渴望回答却慢慢由愤怒到疑惑到绝望的问题。

  显然,支付宝摆脱不了顾忌自己跟虚拟商品商家的利益而间接损害支付宝用户利益的嫌疑。

  客观的说,支付宝确实存在着不作为的动机:一个动机是为了保持规模扩张,与其合作的商业网站、企业都将是支付宝大客户。支付宝未来的规模和实力直接关系到以后在各种业务展开时和各大银行谈判的筹码问题,而目前,支付宝的谈判资本还不是很充足。

  一个动机是为了自身经济利益,即盈利。支付宝的盈利模式比较单一,用户使用支付宝超过免费限额的时候收取手续费,合作的企业客户肯定是支付宝手续费获利的一大来源。还有一项应该是常驻资金的利息。当然,支付宝作为第三方支付平台,受银监会的监管,更多金融投资业务还无法涉及,但是,这些资金以存款的形式保存在银行,银行按协议要支付它利息,一亿元的资金一年的利息就几百万。

  或许正是以上种种原因,让支付宝更多考虑自己跟合作商家的利益,放慢了为普通消费者维权的步伐。据悉,类似的情况其实还发生在另一家第三方支付平台汇付天下身上,只不过汇付天下在处理退款时较为主动。

  已经不容忽视的客观事实是,今天大大小小的网上支付欺诈事件越来越多,但相关法律法规的制定却滞后了,各种各样的空子、漏洞被不法分子利用,消费者受骗后,要想通过可信赖的渠道和方式讨回公道,一个字,难。

  使用第三方支付工具被骗的消费者,在维权时,往往像皮球被各方相关机构或责任人踢来踢去。诚信和正义感,似乎已像北京的新鲜空气一样稀少。

  在上述案例中,公安部门不会直接受理,消费者求助支付宝相关部门,支付宝推脱给规则和木马病毒;而网龙公司则表示被诈骗客户如果要退回款项,需要提供当地公安网监部门的协查函方可办理;消费者咨询当地的网监部门,网监部门的答复是,协查函只能由当地的公安机关发函给网龙公司所在地的福州市公安部门,不能直接对网龙公司发协查函——事实上,协查函作为一种沟通性公文,本身并不能证明整个案件的真实性,所以网龙公司要求提供协查函的要求,除了增大受害者维权难度之外,并不能真正有效地解决本次事件。

  小萧告诉记者,在他所知道的两个QQ群里400多位受骗者中,按照网龙公司的流程索款的,无一人成功。

  另一位胡女士的受骗经历更是让人无语。胡女士告诉记者,去年10月19号在支付宝上还信用卡,当时显示是次日到账,可是到直到周六查询还没有到账。胡女士在支付宝首页上没有找到客服电话,于是就在百度上查找,结果百度第一条电话打过去后按照他们的提示说其账户被冻结了,需要解冻,胡女士当时想支付宝这么大的平台客服在百度首页不可能有假,就相信了,然后在银行自助机上来回操作,结果被套进去17000元。

  在百度上搜索的支付宝客服电话竟然是一个骗子公司电话,胡女士慌乱之余要求支付宝客服报案,支付宝方面说他们报案公安不管,让其自己报案。胡女士反映,当时,该骗子电话竟然还可以打通,还在继续打着支付宝的名义行骗。胡女士想不通,支付宝是否不顾客户的资金安全,这么大平台难道不关注自己的客服在百度这么重要的信息渠道上被修改成别人的电话吗?

  至今,胡女士还没收回被骗资金。公安部门目前在处理复杂的网络欺诈案件时,还缺少更多的法律法规支撑,缺少职责界定、办案经验和部门支持,缺少合理的流程,缺少足够的重视,而涉及的相关企业,更缺乏帮消费者维权的诚意。此前还曾有众多淘宝卖家声称他们在使用阿里妈妈淘宝客的推广服务时,在不知情的前提下,被阿里妈妈自动设置了佣金而蒙受损失。这样的情况,公安部门一般不予处理,淘宝相关部门也没有承担责任认真处理。

  那些涉及金额较小的欺诈事件,维权时更是难上加难。比如,有消费者在使用财付通充值Q币或者用网银为财付通充值时,遭遇钱花掉了却没充值成功的情况,此类事件发生后,大多数消费者只能自认倒霉。

  不法分子往往通过购物网站,以木马、假链接的形式或是直接以真实的独立域名网站进行诈骗。表现形式主要以网购低价诱骗、网络钓鱼、订票网站诈骗、团购网站诈骗以及网络中奖诈骗等方式为主。消费者一旦点击对方提供的此类网站并产生了支付购买行为最终就难免财物两空。

  支付平台的一些规则设定也增加了被骗的风险,增加了维权难度。比如,很多非淘宝的外部商城可以跳过支付宝来对接网购者的网银。用户跳转网银支付的时候会产生一个虚拟的公共账户。这个虚拟账户是诈骗得以实现的关键。如果用户跳转到通过“钓鱼”网站来支付,虽然输入了自己的支付宝账户、密码,但这些过程都是虚假的,实际上并不是登录在自己的支付宝,通过这个虚拟账户完成了交易。用户网银的资金将直接被钓鱼网站的账户劫走。

  消费者在购物时一定不要接收对方的文件包、不要贪图小便宜,打开的购物和支付链接要看清是不是属于官网内,并时刻注意杀毒和更新反木马软件以确保电脑安全。

  当然,归根结底,过往的欺诈案例,很多时候是由于银行与第三方支付机构在反欺诈管理的责任心、技术和机制上存在漏洞和不足,才给不法分子留下了可趁之机。如何通过有效机制防范网络诈骗行为的发生,对第三方支付企业而言,任重而道远。